您的位置 : 首页?>?小说库?>?恐怖小说

更新时间:2019-08-28 08:09:30

刑侦一科 亚博yabo网址

刑侦一科

来源:cs作者:黑羽时晴分类:恐怖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刑事侦查1科黑羽时晴最新章免费阅读,黑羽时晴原创热门小说《刑事侦查1科》在线阅读。《刑事侦查1科》小说主叫啥名?《刑事侦查1科》小说最新章阅读。 免费试读 X市的清晨如往常1样,人们喧闹且形色匆匆地快速奔走着,1夜色逐渐沉静了下来,X市繁华的夜景依然的迷人如故,它丝毫的不会被某些人的离开和死去而稍微逊色一点点,晏属舆又一如往常一般的,为自己即将要进行的自己每天夜里的夜店生活而做着准备,可就在这时闹人的电话却再次不合时宜的响起,晏属舆虽然有些厌烦但是也没有办法,只好接起了自己的电话,那边传来的是蒋姗雨急切不展开

本书标签: 标签大全

读友们正在关注:

精彩情节:

      X市的清晨如往常一样,人们喧闹且形色匆匆地快速奔走着,一天的忙碌又这样拉开帷幕,马路上此起彼伏的汽车喧闹声,上学的学生和上班的白领们都一如既往的行色匆匆,对于张小茹来说,这一天也如往常一样,她背着自己有些脏兮兮的白色书包,一边不时地看着手表,一边急速的奔跑着,就快要迟到了的张小茹在一个路口停了下了,一条幽深窄小的巷子呈现在自己眼前,张小茹大口的喘着气长久的注视着这条小巷子,想不起来缘由,但这是一条一直让自己很害怕的巷子,这条巷子在张晓茹的记忆里显得既陌生却有有着些许熟悉,这条巷子早就在城市规划拆迁范围内,里面是死一样的寂静,残破的墙皮也不断地掉下来,一地的狼藉,要是以往打死张小茹她都不会走进这条巷子,但是现如今,她准备穿过这条巷子抄个近路去学校,以免迟到。
      巷子中一阵阵的寒气夹杂着空气中发霉潮湿的恶臭味阵阵袭来,小茹不由得心中有些慌乱,心下一沉低下头快步的向前跑去,脚下不时踩到废墟瓦片的声音,小茹连看都不敢看一下,巷子呈现着扭曲的S型路线,一个拐弯处小茹一个没留神忽然迎面而来了一团黑色的东西,小茹惊恐地大叫一声,只见一个黑色的毛茸茸的东西跳了出来,小茹一瞬间的闪到了一边靠在巷子中的墙壁上,一边不住的大口喘着气,一边有些气愤地望着地上那个黑色的毛茸茸的东西,那不是别的,正是一只黑色的小猫,那猫却有着罕见的深紫色眼睛,望向人的时候让人异常的不舒服,那只猫转脸望着小茹不由得“喵呜”的叫了一声,那声音听上去凄惨又刺耳,小茹觉得异常的不舒服,这时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不由得一脸震惊,顾不上再理那只猫正要继续赶路。
      “喵呜,喵呜……”身后那只黑猫的叫声却并未停止,张小茹不由得又停下了脚步,回过头很是奇怪又好奇的望着那只猫,此时那只猫冲着拐角一堆肮脏的废弃物处不停的鸣叫着,背上的毛也一根根的竖了起来,张小茹一点点的靠近了那只猫望着的方向,顺着猫的眼神望去,那堆杂物下一堆黑乎乎的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张小茹蹲下身子,用手轻轻地拨开那堆杂物。
      突然,一个人手模样的黑色物体忽然从杂物堆下冒了出来。
      “啊——”看到这个东西时,张小茹没有任何防备的惊恐地大叫了起来。
      对于刚刚进入X市刑侦重案组,刑侦一科的新人蒋姗雨来说,在重案组的每一天都充满了神奇和刺激的感觉,自小就不像一般同龄的女孩子那样娇羞胆小的蒋姗雨对着恐怖片和推理小说有着狂热的兴趣,最终她在家里众人的反对下依旧是自顾自的选择了刑侦科这个专业,虽然毕业后的成绩不是很理想,也曾经无奈地去找过其他的工作,但是到了最后她还是误打误撞的最终走进了自己最喜欢的刑侦罪案科来工作。这天她如往常一样去自己最喜欢的警局对面的一间小店,买了豆浆和小笼包,刚刚放进嘴里一个包子,口袋中的手机就石破天惊地吼了起来,蒋姗雨赶忙一阵手忙脚乱的从口袋中拿出手机。
      “啊,喂,哦,萧队,是我马上就到警局了,刚刚到门口。啊,什么?凶杀案,现场在,哦哦,好的好的,我现在立马就赶去。”听到电话里队长的一系列快速话语后,蒋姗雨来不及多想急忙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飞也一般的向目的地赶去。
      警戒线在巷子口长长地拉起,以前无人留意的废弃巷子,这一刻一瞬间变得热闹非凡,周围围绕了一堆看热闹的人们,大家纷纷的一边指点着,一边不住的议论着,张小茹在一边由一位女警看护着,此时的她目光呆滞,浑身都在瑟瑟发抖着。重案组队长萧言谨一脸凝重且冰冷的神情走到那一具白布盖着的尸体边,法医正认真的做着自己的工作,萧言谨蹲下身子,伸手掀开了白布,白布下是一具焦黑的尸体。
      “够残忍的,整个一毁尸灭迹。”萧队看到这里不禁连连摇头。
      “可不是嘛,在法医学的范围内,最怕遇到的就是见过火或者水的尸体,这都会很大程度的破坏尸体本身想要告诉我们的最基本且直观的第一手资料。”一边一位声音沉稳,神情淡漠,正蹲在地上从头到脚仔细认真观察着尸体的年轻男子的声音,不由得吸引到了萧严谨的目光。而这个人就正是来自于刑侦重案组,刑侦一科的着名法医晏属舆,但此时萧言谨却只是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因为看到了晏属舆今日一如往常一样,让他所不能接受的打扮,这晏属舆在刑侦一科的时间虽说不是太久,但对待工作到是从来不会马虎,专业知识雄厚且经验丰富,并且还有着绝对不能触碰的强大背景,但是对于他时常穿着打扮时尚又前卫的穿衣风格,以及脱了这身法医的白大褂,俨然就是一副韩国花样美男的架势的外形,却时常让萧言谨这个事事严肃、讲究条理规矩的人一百二十个不满。
      但是没有办法否认,晏属舆的确算是个医科天才,这几年在刑侦重案组经他手检验的尸体无一出现过偏差,并且很多次他的检验报告都给重案组的破案工作提供了不小的帮助,所以在萧言谨的心中就更觉得他是个怪物,也越发不待见他。
      “现在能够提供死亡时间吗?”虽说心里不待见但是对待案件,萧严谨还是客观负责的,于是在此很严肃地问着晏属舆。晏属舆盯着地上的尸体再看了一阵,随即默默地摇了摇头,一如往常一般淡定地语气说道:“已经烧成了这样,我必须带回实验室解剖研究才能发现具有价值的线索。”晏属舆坚定且不容置疑的语气让萧严谨一时语塞。
      “现在不是动物实验标本研究,你能给一个大概的死亡时间范围也是好的啊?”萧严谨尽量缓和了自己的语气。
      “尸体检验不是可以用大概或者时间范围这样的数据来概括的,它不仅是一门严谨的科学,更是一个死者在最后关头,对这个世界想要说出得属于真相的最后控诉,我想不论对于科学还是尊重死者本身来说,我不能给出你不经过衡量的大概数据。”听到晏属舆此时强硬且不容商榷的话语,萧严谨顿时觉得再也没有询问下去的必要了。
      “萧队,最先发现尸体的就是那个叫张小茹的女孩,根据周围的居民说这条巷子被遗弃好久了,平日里几乎没有人走这里除了某些贪近路的人。”这时,身为警队神枪手的魏江——一位身材健壮,浓眉大眼且看上去十分爽朗的男子——一边走过来一边汇报着情况,刚好也恰如其分地中断了萧严谨和晏属舆之间有些尴尬的对话氛围。萧言谨听闻转脸望向一边的张小茹,看着张小茹的样子也实则吓得不轻,于是也想着再也追问不出什么,随即站起身来。
      “现场证物都收集得差不多了吧?”萧言谨一边脱掉自己的手套一边问着。
      “嗯,都差不多了。”魏江点点头说道。
      “那好吧。”萧言谨随即望了一边的晏属舆一眼“尸体看样子得回去解剖才能得出结论吧?”
      “嗯。”晏属舆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随即便不再说什么,继续冷漠淡定的犹如一块冰一般,看到这里萧严谨只是无奈地翻了个白眼,随后对着现场的其他人说道:“那今天就先这样,我们先回警局,一切等法医那边出了尸体检验报告再说。”萧言谨此时又转眼望了一边淡定自若的晏属舆一眼,因为阳光的照射,晏属舆耳朵上戴着的那枚有些闪耀的耳钉,瞬间发出一阵刺眼地光芒,刺得萧严谨一下子用手急忙挡住被阳光折射而刺痛到的眼睛,随即很不满地摇摇头准备要走,就在这时一辆出租车急刹车的停在了警戒线外,蒋姗雨匆匆忙忙的跑下车快速的向这边奔来,老远就看到萧言谨一脸凝重的神情,不由得心下低声暗叹着“不妙,”然后加快步伐跑了过去。
      “萧……萧队。”
      “这都几点了,你怎么才来?”萧言谨皱了皱眉说着。
      “啊,抱歉啊萧队,路上有些堵车。”蒋姗雨平息了下自己刚刚因为奔跑而无法停止的喘息声说道。
      “你最好下次抓犯罪分子的时候也告诉我因为堵车而放走了一个罪犯。”听到萧严谨迅速回击的话语,蒋姗雨一下子觉得自己很是理亏地低下了头,连连道歉着说道:“抱歉,萧队,我错了,我错了,下次一定不会了。”听到这里,萧言谨却是已经懒得再理会蒋姗雨,径直越过她的视线看向远处走开了,蒋姗雨望着萧言谨的背影,不由得一阵抓狂,而此时魏江却正微笑走来把手搭在了蒋姗雨肩上。
      “好了,萧队不是一直都是如此吗,脸冷的跟冰一样。”
      “怕是臭的跟尸体一样了吧。”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了一阵冰冷且略带讥讽的讽刺冷笑声,晏属舆一边摘着手套,一边目不斜视地说着,耳朵上的那枚钻石耳钉偶尔折射出几丝刺眼的光芒,刺得蒋姗雨不由得伸手挡在眼前。
      “喂,鼹鼠,你工作的时候就不能正经一些吗?”蒋姗雨不满地皱着眉冲着晏属舆说道。
      听到这里晏属舆只是一个冰冷地眼神丢过来,蒋姗雨瞬间被吓到赶忙捂住嘴,这才反应到自己刚刚又脑路短路了,众所周知,在这刑侦一科中,最不能对着没大没小说话的人并不是萧严谨和局长,而是这时常脸冷得跟冰,额,臭的跟尸体一样的晏大法医。你问为什么,不知道,对此,蒋姗雨的总结是,你能跟尸体计较或者发火吗?不行。嗯,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蒋姗雨一直笃定地认为,晏属舆的存在就是跟躺在停尸间万千具尸体的意义和价值是一样的,虽然说这具“尸体”吧长得可真是,这么一边想着,蒋姗雨又一边痴痴地望着晏属舆那张长得棱角完美得如同雕像一般,高傲且神圣不可侵犯地唯美面容,就这样缓缓地如慢镜头回放一般的接近了自己,蒋姗雨一边瞪大了双眼望着此时已经近在眼前的这张完美面容,一边努力地闭上眼睛晃了晃脑袋,以为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时,也就只见此时,只见晏属舆却继续冷着一张脸,微微弯下自己足足187的身高,摘下了耳朵上的耳钉径直地丢到了蒋姗雨的怀里。蒋姗雨下意识地赶忙伸手去接住了那枚耳钉,但瞬间被扎到手掌疼痛地大喊了一声,随即回到现实,转眼望去晏属舆已经双手插进口袋气定神闲,头也不回地向着一边走去。
      “喂,你个死鼹鼠,你是什么意思啊。”蒋姗雨气不过地抓着晏属舆的耳钉大喊道。
      “麻烦你帮我丢掉它,今天这件案子太急了,还来不及换掉昨晚的行头。”听到晏属舆此时云淡风轻的说法,蒋姗雨一瞬间地就被气得火冒三丈起来。
      “喂,我说晏属舆。”
      “好了,有完没完,不知道你们现在在干什么。”最终,萧言谨的一声厉喝打断了蒋姗雨下面还想要说得话,蒋姗雨急忙地低下了头。
      “魏江,你马上去打听一下附近的派出所有没有人报案说有失踪人口的。”紧接着萧言谨就开始布置每个人的任务了。
      “温婷和林升你们两个去走访一下附近的居民,这个巷子偏僻又被遗弃多年看来是没有监控了,你们去周围问问看看有没有目击者。”萧言谨对一边看护着张小茹的那个女警以及另一边一位沉默寡言的瘦高个子的男警员说道。
      “那这个女孩?”温婷担忧地望了眼她怀里依旧发着抖的张小茹。
      “蒋姗雨。”萧言谨转眼望向一边的蒋姗雨,蒋姗雨听到后赶忙奔了过来。
      “这个小女孩交给你了,她是第一目击者,可能受了惊吓你先带她回警局,想办法联系下她的家属,然后顺便看看能不能问出些什么。”萧言谨冲着蒋姗雨说道,蒋姗雨急忙点了点头,低头望着张小茹一脸的慌张不由得一阵担忧和同情就表现在了脸上。
      一回到警局大家就开始了各自忙各自的事情,晏属舆一脸凝重地把那具被烧得残缺不全的尸体放在了验尸台上,一边的助手为他戴上了手套和口罩,望了眼尸体不由得一阵唏嘘。
      “怎么?都实习了快半年了还是不习惯?”晏属舆不禁问着那个脸色有些苍白和难看的男孩说道。
      “可是烧成这样的到还是头回见,怎么可以这么残忍。”那个实习的男助手不由得摇了摇头。
      “最起码烧成这样你不用恶心了,总比那些腐烂的,生蛆的,变形的尸体看上去悦目一点。”晏属舆继续着他一贯的口吻说着,听到这里助理瞬间又是一阵脸色发白。
      “喂,你要吐的话去一边吐啊,别弄脏了我这里。”晏属舆望着助理那样赶忙用淡定的语气说着。
      “咳咳,不过实话说,晏医生这样还有办法确认身份了吗?”助理不由得捂着嘴咳嗽了几声后很是严肃的问着。
      “这个就要看可不可以在这堆几乎成了灰烬状的尸体中找到骨骼了。”晏属舆仔细观察着面前的一堆黑的几乎成一团灰烬的尸体。
      “这个手臂应该可以,还可以看出手臂的形状呢。”助理听到这里不由得赶忙一指一边那截最初被张小茹发现的手臂。
      “等等,不要乱动。”晏属舆一把拦住了差点因为激动就要伸手上前的助理,随即晏属舆拿着手上的镊子在那截手臂中寻找着,几秒钟后夹出了一截几毫米短小的碎片。
      “这个。”助理不由得大惊。
      “马上拿去化验,很有可能是指甲的碎片,然后跟近期失踪人口的DNA去做对比相信就可以查出死者的身份了,这些你应该可以做了吧。”说到这里晏属舆大吐一口气,摘掉了口罩和手套。
      “哇,这样都能看出来碎片成分,好吧。”助理不由得很是钦佩的点点头接过那碎片。
      蒋姗雨接了一杯热水放在张小茹面前的桌子上,此时的张小茹依旧是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蒋姗雨见此情景也不好直接开口询问,这毕竟是个孩子,想是大人见了被烧成那样的尸体都不由得会心惊吧,更何况是一个孩子呢。
      “姐姐,你相信猫会带来死亡吗?”许久后张小茹声音很轻的问道。
      “什么?”蒋姗雨听到这句话不由得有些震惊但更多的是疑惑和不解。
      “猫,黑色的猫有着紫色眼睛的猫,大人们都说黑色的猫是地狱的使者,它是来带领人们走向死亡的。”张小茹空洞的眼神望向远方幽幽的说着,这句话不由得使得蒋姗雨身后冒起了一阵莫名的凉意。
      “那个,小朋友我想你今天大概是真的被吓着了,这样吧,要不然你告诉我你家在哪里,姐姐先送你回家好不好啊?”蒋姗雨实在不忍心再跟这样的孩子问些什么了。
      “姐姐你不相信我的话吗,我是说我在现场看到了一只黑色的有着紫色眼睛的猫。”张小茹转过脸来,一对幽深的双眸静静的望着蒋姗雨,蒋姗雨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好似那只黑色的猫一下子就出现在她的面前。
      “你说什么,黑色的猫,在现场吗?”蒋姗雨不由得又问了一遍。
      “是的,就是那只猫让我发现了尸体,我相信它一定是阴间的使者。”张小茹再度很是肯定的点点头。听到了这里蒋姗雨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对于这个孩子的说辞,她真的不知该怎么解释。
      “什么?黑色的猫,呵呵,看来这个孩子真的是吓得不轻了。”中午饭时间当魏江听到了蒋姗雨的讲述后不由得很是无奈的摇摇头笑着说。
      “可不是吗,那么小的孩子见着那样的尸体能不害怕吗。”刚刚才回来的温婷却是很同情的说着。
      “可是我觉得那孩子既然说她看见了一只猫,我们是不是应该也把这当成一种线索呢?”蒋姗雨却有些疑问的说着。
      “喂,作为一名刑警你说这样的话合适吗?你的意思是那猫杀了那名死者?”魏江不由得无法理解的摇摇头。
      “其实也不是不可能。”正在这时站在一边角落里沉默了良久的林升,嘴角露出一丝邪恶地笑容,扶了下自己的黑框眼镜,众人都一脸不解地望向他这边。
      “或许这个世上真的是存在着某些无法用科学和常识解释的事情。”
      “好了,林升,别在那里发表你那些神神鬼鬼的言论了。”就在这时晏属舆一阵急速地推开了刑侦一队的大门,脸上的神情还是一副高傲淡漠地不食人间烟火一样,而他的手上正拿着一份白色的文件。
      “喂,鼹鼠,你看来心情不错。”蒋姗雨此时依旧是不怕死级别地调侃着晏属舆,结果晏属舆一个高傲地眼神丢过来后她立刻就无法反抗地闭上了嘴。
      “怎么了,伟大帅气的晏法医来我们这里是有什么情况吗?”温婷不由得赶忙接下后面的话,和善地笑着问道。
      “当然是有情况我才会前来。”晏属舆此时虽然语调依旧冷漠,但却冲着温婷露出了一个难得的微笑,一边的蒋姗雨看到这里不由得摇了摇头随即露出了一副鄙视状的神情。心想:果然这个世上有一个让任何男性生物们都不能破灭和打破的规律,就算冰冷高傲且难以接近如“尸体”一般神一样存在的晏属舆也不例外,那就是在美女的面前,再冰冷高傲地人都会变成另一幅样子。
      “快说说你的结论吧,死者身份信息可以确认吗?”魏江此时走上前来很是关心的问道。
      “我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根据死者仅存的那截手臂上的骨头碎片中提取到的DNA来断定,死者是女性。至于年龄大概在20岁到30岁之间,死亡时间暂时无法确定,死者生活应该不算很是富裕,但是一般打扮会比较时尚,有可能是外来人口,职业嘛可能更多的会是坐台小姐。”晏属舆说到这里的时候现场的人不由得都一阵惊讶。
      “什么什么?不是吧,就那具大部分已经烧成了灰的尸体,你就得出了这些信息。”蒋姗雨不可思议的大叫道。
      “是啊,你是怎么做到的?”魏江也觉得不可思议。
      “DNA判断的出性别,年龄这还说得通,可是你那个条件不富裕,打扮时尚,连职业都能确定的依据又是什么呢?”蒋姗雨此时不解的问道。
      “这一点是根据推理得来的。”晏属舆一脸很是气定神闲的表情。
      “首先,我的报告中有写,在对尸体手臂碎片进行检测时,我检测出了另外几种化学物品。”晏属舆接着说道。
      “丙酮,乙酸乙酯,邻苯二甲酸酯,甲醛。这些不都是化工原料吗?”蒋姗雨翻动着报告不解的说道。
      “这些不仅仅是化工染料,还是常常运用在女性的一种很喜爱的化妆品当中的。”晏属舆继续解释着。
      “化妆品,手臂上的,难不成会是指甲油?”温婷听到这里不由得叫了出来。
      “嗯,温美女果然聪明,但是这却是市面上最廉价甚至已经遭到淘汰的一类指甲油,因为原料中的钛酸酯,也就是领苯二甲酸酯这种原料是塑化剂的一种,由于含有致癌物质,所以这些年最新出的知名品牌指甲油都不会再添加这种东西,而凡是经济实力上佳的女性也都不会再用这种基本原料的指甲油。”晏属舆听到温婷的猜测用很是赞许地眼神点了点头,随即快速地解释着自己的理论。
      “所以你就由此判断死者应该不富裕。”林升想着晏属舆刚刚的推论说着。
      “是,经济实力不好却依旧要涂这种廉价的指甲油那说明这女性比较爱好时尚,至于职业吗,这个年龄段经济实力不佳却依旧要追求时尚,除了一部分在校的大学生更多的就可能是从事坐台小姐的人,因为到现在为止也没有接到任何有关于失踪人口的报案,那说明此人很有可能会是外来人口,而且也只有坐台小姐死亡时间不超过一周时,周围不会有人注意到她的消失,以上就是我的所有推论。”晏属舆再度说完的时候现场再度一阵的静谧。
      “你怎么知道没有失踪人口报案?”林升很是不解的补充问了一句。
      “这个是刚刚知道的,如果有失踪人口,你们两个还会在这里吗?”晏属舆望着林升和温婷不由得十分自信地说道。听到这里林升和温婷只是无奈地面面相觑一下,随即不禁低下了头表示无话反驳。
      “呵,你小子果真是萧队说得那样,是个怪物。”魏江不由得很是赞叹。
      “你小子的歪理总是数不胜数。”就在这时萧言谨一推门一脸低沉的脸色快步走了进来。
      “萧队,你回来了。”魏江问道。
      “刚刚才到局长那里开完会,局长限令这个案子必须一周之内破除。”萧言谨点点头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
      “是啊,这个案子发生在即将要拆迁的X市重点发展区域,政府两年前就划了那片区域准备吸引外商投资,如今在这紧要关头那里出现了尸体,岂不是给政府部分的经济预算和发展带来了巨大重创。”晏属舆立刻接着话说道。
      “你小子是不是别国刑侦队派来的间谍?”萧言谨现在看到晏属舆就一阵的憋屈和无可奈何。
      “好了萧队长,我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剩下的就看你们了。”晏属舆也深刻了解萧言谨的个性,为此很是识趣的放下了他的尸检报告快速地转身离去。
      “但是萧队,这个晏法医果真是个天才,不如调他来刑侦队也不错。”魏江很是欣赏的打趣说着。
      “好了,少废话吧,一个法医都把你们的工作做了,你们还好意思闲在这里。”萧言谨一脸严肃的打断了魏江的话,众人听到这里,不由得一阵脸红的低下了头。
      “呼,我是说既然刚刚他都说了那些线索,你们还准备闲在这里吗?”萧言谨望着周围没有动静的人不由得大喊一声,众人一听后恍然大悟,急忙拿着自己的东西奔出刑侦队大门。
      “唉,没有一个上心的,唯一一个有智慧的,唉。”萧言谨面对着来回呼扇的大门不由得摇了摇头。
      “好了林升和温婷你们就根据属舆刚刚说得去现场那一片周围继续寻找有没有目击者,还有所有的娱乐性场所,廉价出租屋去寻找一下最近有没有什么失踪的年轻女子。”一边向警局大门外走去,魏江一边安排着每个人的工作。
      “好吧,温婷我看我们顺便去一下那附近的寺庙吧。”林升点点头说道。
      “去寺庙干嘛?”温婷不解。
      “我还是觉得那只黑猫不吉利,我先去求个符。”林升很是紧张的说道。
      “行了吧你,作为一个警察你能不能正气点。”温婷不满的抱怨着。
      “唉,对了姗雨,你继续去跟着张小茹这条线,看看她还能不能想到些什么。”魏江继续说着。
      “嗯,我知道,那你呢?”蒋姗雨转而问道。?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