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小说库?>?亚博足彩appios

更新时间:2019-09-04 19:02:24

一醉成瘾 亚博yabo网址

一醉成瘾

来源:掌读520作者:沧海分类:都市小说 主角:陆慕安简亦繁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亚博足彩appios小说简介:主角叫陆慕安简亦繁的书名叫《1醉成瘾》,是作者沧海倾心创作的1本豪门总裁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述的是:五年之前,他被坑撞入陌生男人怀中,稀里糊涂生下1子却因豪门内斗失去1切。五年之后,他摇身1变成为简家的落魄小姐,相亲场上误拯救儿子从此被盯上。简亦繁1身红色衣服似火,裙裾飞扬笑的风华绝代:“陆总,娶了我,你吃肉...他再次出声,“已经一点了,一起吃饭?”“不,我……”话还没说完,包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她不好意思的笑笑,掏出手机发现是叶丽雯发来的消息。【好好相亲,别再想着出什么幺蛾子,不然有展开

本书标签: 标签大全

精彩情节:

    男人好看的眉眼蹙起一道弧度,明明是不悦的表情,却看的简亦繁呆了呆。

    他再次出声,“已经一点了,一起吃饭?”

    “不,我……”话还没说完,包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她不好意思的笑笑,掏出手机发现是叶丽雯发来的消息。

    【好好相亲,别再想着出什么幺蛾子,不然有你好受的!】

    一条充满威胁的消息,哼,死女人,为了钱还真是狠心。

    不过她这是到家了,不会再过来查岗了?

    为保妥当,简亦繁还是扭头在餐厅里四下搜索拿着玫瑰花的牛叉轰轰的单身男青年。

    果然,一个都没有。

    相亲对象没来,叶丽雯也不来叨叨……早说啊,早说刚才就不跑了!

    “阿姨,你在看什么呢?”

    “叫姐姐!”简亦繁收回视线。

    “阿姨,一起吃饭吧,这里的饭菜很好吃的。”小东西拉了拉她的手。

    既然相亲对象不来,那她也没有逃跑的必要了。话说回来,刚才那一番“斗智斗勇”,她还真有些饿了,江城最贵的餐厅,要不吃一顿?

    心里释然,脸上的笑瞬间更大,简亦繁主动拉起小东西的手,“那就却之不恭了,姐姐陪你吃饭。”

    小东西一脸呵呵:“阿姨,你贪图好处的样子也很丑。”

    简亦繁:“……别瞎说!”

    一大一小忙着斗嘴,简亦繁没看见跟在她身后的男人脸上闪过一抹深意。

    饭菜很快就上来了,色香味俱全惹的简亦繁食指大动。

    在她对面,一大一小的男人和男孩都举止优雅的进食,时不时看她一眼又互相对视一眼,都选择沉默不语。

    小东西越来越看不下去,只好出声打破沉默,“阿姨,你刚才为什么跑啊?”

    穿着高跟鞋奔跑的虎虎生风,好像还是从这个餐厅跑出去的。

    简亦繁从好吃的里抬眸看了他一眼,“姐姐有事。”

    “是因为相亲吗?”

    “……”简亦繁一顿,停下了进食的动作,双眸眯起泛着危险的光,“你怎么知道?”

    小东西把餐盘里不喜欢吃的胡萝卜拨到一边,冷静地开口:“因为阿姨你的吃相和这个餐厅不符,肯定不是你自己来的,朋友请你来的话,你也不会跑。所以你这个年纪,相亲的可能性比较大。”

    简亦繁呆住,脖子机械的扭向一直没说话的英俊男人,“你儿子智商多少?”

    不对,情商也不低。才五六岁的样子吧,怎么就知道相亲这回事的。

    男人勾唇,清冷的面容染上一丝笑意,像月光一般动人。他抬手摸了摸身边孩子的头:“孩子还小不懂事,别见怪。”

    “不、不见怪。”简亦繁盯着他脸上的笑,下意识脱口而出。

    天,这笑起来的样子未免太好看了吧。

    小东西扫了眼她花痴到合不拢的嘴,问:“阿姨,你刚才跑是不是因为你的相亲对象又老又丑又穷啊?”

    简亦繁赶紧把视线从人家老爸脸上移开,“没有啦,人家可是江城最有钱的男人呢,据说只有二三十岁,就是丑了点。”

    怎么可能会穷,那男人可是江城最炙手可热的商业奇才。要不是叶丽雯打探到他在匿名相亲,特意把她的资料托人送了过去,她今天才不会出现在这里。

    “江城最有钱的丑男人?”小东西疑惑了一句,再次扫了眼身边的爸爸,小心翼翼的问对面的女人,“阿姨,江城最有钱的男人是谁啊?”

    难道不是他的这个帅老爸吗?

    简亦繁不敢直说,对他比了一个“嘘”的手势,指了指头顶小声说,“就是你现在吃饭的这家餐厅的主人。”

    她话音刚落,就见对面的小东西突然浑身一抖,而他身边的男人脸上浮出莫名其妙的冷笑。

    喂,不至于吧,怀疑她没有资格和那个男人相亲?对方就算再厉害再有钱也是个有病的,她一个青春正好的美少女,怎么就配不上对方了?

    “阿姨,你、你叫什么啊?”小东西不死心,又问了一句。

    “简亦繁。”

    “简亦繁?”小东西惊呼。

    “对啊。”简亦繁不知道他为什么大惊小怪,“你认识我?”

    小东西的脸色顿时如吃了苍蝇一般,他是知道爸爸的相亲对象叫什么,但他没来得及看照片。

    “不、不认识,我只是觉得你的名字有点奇怪。你、你见过和你相亲的……叔叔吗?你为什么说他丑……”

    简亦繁还没来得及说话,小东西身边一直保持莫名其妙冷笑的男人突然开口:“我也很好奇,简小姐应该没见过对方吧,陆慕安是江城的商业奇才,这样的人会丑?”

    说他丑的女人,她倒是头一个。

    想到被逼相亲,结果相亲的丑对象还放她鸽子这件郁闷事,简亦繁吃不下索性放下筷子,盯着对面好看的男人,“商业奇才就好看了?而且新闻上到处都在夸他,可你见过他吗?”

    对面的男人摇头,他从来不允许自己的照片出现。

    “对啊,肯定就是长得丑不敢让人知道。”简亦繁理直气壮,大家私底下都这么说的。

    陆慕安:“……”这逻辑真是让人跪了。

    “那你现在还敢待在这里,你就不怕他出现了?”小东西问。

    简亦繁脸色一滞,片刻后满脸不屑:“他没来。”

    小东西看了眼明明就在跟前的爸爸,追问:“你为什么说他没来?”

    “因为我们约好他以一支玫瑰为信号,结果我和我后妈在车里从十一点等到十二点半都没见有人拿花进来。”

    对面的好看男人突然咳了两声。

    小东西扫了他一眼,一脸害怕:“那十一点半之前呢?万、万一他忘了拿玫瑰花,又刚好比你先到,你坐车里守在门口肯定看不到……”

    “不可能!”简亦繁十分肯定,“他那种人高高在上才不会比我先来。再说了像他那种人肯定惜命的厉害,这么有钱出门怎么可能不前呼后拥一堆保镖跟着,就算比我先来,那动静我也不可能不知道吧。”

    他就是没来。

    这个餐厅附近,从她上午被叶丽雯押过来到现在,一直安安静静的。

    “而且你们不知道,”简亦繁突然神秘兮兮的说:“他好像还有病,这么有钱但这么多年来,他却没有和哪个女人或者男人传出过绯闻。一般这种人,心理上都会有问题,不可能一个人出门相亲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病,我那后妈是怎么都不会让我来的。”

    叶丽雯有个亲生女儿,如果不是因为那男人有病,她怎么可能会白白把这个机会拱手让出去。叶婷是块宝,她这个继女就什么都不是了。为了抱上有钱人的大腿,叶丽雯可真是良心都不要了。五年后。

    江城的夏天最是难熬,又热又闷,大马路上更是和火烤似的。

    距离一家豪华餐厅门口几十米远的地方,一个打扮时尚的女人拎着包边跑边回头看,一脸惊恐和紧张。

    餐厅巨大的落地窗上倒映出女人明媚的脸庞。

    简亦繁望着自己的脸,呼呼的换了两口气,更加头也不回的跑了。

    该死的叶丽雯,她竟然把自己丢这烤死人的大马路边等那迟到许久的相亲对象,她倒好,直接开车回家了!

    都过了约定时间,对方肯定是不来了,还等什么等!赶紧跑吧,万一那死女人一会儿回来查看,再把自己抓进去就完了。

    想让她和一个丑八怪病秧子相亲?没门!

    这么一想,脚步便抬的更快,只是跑的太匆忙,简亦繁没注意到对面一道冲过来的小身板。

    很显然那小东西也没注意到她,两人“砰”的撞个正着。

    简亦繁摸着被撞疼的肚子,没好气的盯住一**坐在地上的小孩。孩子一脸委屈和倔强,深邃的大眼里有眼泪在打转,俊美的脸让人一见难忘。

    满肚子的怨气顿时烟消云散。

    “喂,你没事吧?”她走过去弯下腰对孩子伸出手,“大热天的,跑什么跑。”

    孩子回头看了眼,毫不犹豫的拉着她的手爬了起来。在他身后,一群人追了过来。

    为首的一个女人大喊:“儿砸,你跑什么,妈妈都追不上你了!”

    那女人身材略有些臃肿,脸色因天热而发红,最关键的是,她看起来和身边的这个小东西一点都不像母子。

    不过难保有些不好看的人会生出好看的孩子,简亦繁回头看了眼腿边的小东西,“你妈咪?”

    小东西瞪着追过来的一群人,眼神冷淡充满嫌恶,他摇头,“她不是我妈咪,她是骗小孩的!”

    好听的嗓音让人浑身一震,对他的好感不自觉又多了一些,简亦繁忍不住摸摸他的小脑袋。

    那女人已经上前了,在她身后还跟着几个男人。她指着简亦繁,“喂,把我儿子还我!”

    简亦繁一边摸孩子的脑袋,一边说话:“大姐,他说他不是你儿子啊。”

    那女人脸色一变,很快又恢复原样故意气急败坏的开口:“小孩子不懂事,你别当真了。快过来,跟我回家。”

    小东西不回她,撸起袖子指着手臂上的一块青紫对简亦繁说:“姐姐你看,这是她掐的,她真的不是我妈妈,我只是出来买冰激凌被她看上了。”

    望着他手臂上的那块青紫,简亦繁蓦然心头一紧,忽地有些心疼,她弯腰摸了摸孩子手上的青紫,眼神变冷了一些。

    “姑娘,你别听他胡说,那明明是他自己玩的时候不小心撞伤的。”女人忙喊。

    什么撞伤的,明明就是掐出来的,指印都清清楚楚的。

    小东西抓着她的手紧了紧,仿佛知道她是站在自己这边的,小小的脊背都挺直了不少。

    简亦繁心头微荡,帮他放下袖子,笑呵呵的盯着眼前的女人,“大姐,这年头拐卖儿童也要有点技术含量好不好,你长得这么难看,他长得这么好看,你觉得我会信你们是亲生的?”

    女人脸色一变,指着她怒骂:“你个不要脸的小妖精,自以为长得好看就能耐了?我说是我儿子就是我儿子,识相的赶紧给我滚开,不然要你好看。”

    她身后,几个男人也按耐不住了。

    其中一个男人揉搓着双手对跟在简亦繁身边的小孩开口:“赶紧给我滚过来,耍性子回家耍去!”

    还要冒充孩子的爸妈?简亦繁想笑,这些人难不成以为她是傻子,哪怕武力恐吓都比骗她强吧。

    可是……

    望着面前的几个男人,简亦繁有些头疼。一个女人还好说,这几个男人明显没办法吓住啊。而且天气这么热,马路上都没什么人。

    她低头扫了眼热的面红耳赤的小东西,悄悄问,“你还能不能跑?”

    小东西的表情明显怔了一下。

    “唉,那抱紧了!”

    简亦繁俯身,直接将包包挂在了小东西的脖子上,然后抱起他,刚准备开跑,一只强壮有力的大手突然掰住了她的肩。

    男人满脸横肉,热的豆大的汗珠不停往下流,“这位姑娘,快把孩子交出来,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这就恼羞成怒再也装不下去了吗?

    简亦繁心下冷笑,故意装出一副虚弱的样子,“大哥,你、你先放手,我马上就把孩子给你。”

    那男人扯开唇角朝后面几人看了一眼,似乎在炫耀自己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搞定。可惜他的得意并没有持续很久,趁他转身,陆锦笙抬脚就是一个飞踢朝男人的胯下而去……

    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飞快的朝刚才来的餐厅跑,如果记得不错的话,餐厅不远处就有一个派出所。

    怀里的小东西浑身一抖,紧紧抱着她的脖子。

    可毕竟穿着高跟鞋,又加上怀里的这小东西不知道吃了什么,看起来瘦弱瘦弱的,却重的厉害。简亦繁没跑几步就有些跑不动了,喘出来的粗气扑在小东西的脸上,惹得他面露嫌弃。

    眼看着身后的人越追越近,小东西指着两人身边的餐厅大喊,“阿姨阿姨,快进去!”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